融之家CEO张建梁做客第一财经畅谈现金贷发展

来源:     时间:2017-04-25 17:20     

    近日,融之家CEO张建梁做客上海第一财经《解码新金融》,与中国银行法学会理事肖飒在荧幕前对话,就“现金贷监管”问题,深入探讨现金贷行业面临的问题以及未来合规发展之路。

    近日,银监会下发《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业界有声音认为银监会已经开启清理整顿大幕, 一时间“高利率”、“高坏账率”、“高罚金”成为行业热议关键词。《指导意见》首次提到“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算是给从业机构敲了次警钟,也意味着现金贷正式进入国家监管视线。

    创新金融急先锋被忽略的行业价值

    现金贷始于欧美等发达国家,根据金额与期限的搭配也分为不同的产品形式,目前经常讨论的现金贷一般是指借款期限在7-30天、金额在500-3000元左右的超短期小额现金贷款,该类现金贷款一般是以日息计算,并收取一定的手续费,费用也相对较高。

2011-2015年“三驾马车”对GDP增速贡献率趋势图

2011-2016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趋势图

    如以1000元借款例,一周还款,其利息和手续费一般在70-100元左右,综合来看其年化利率肯定在100%以上,造成“疯狂年化利率”的假象。

    实际上,现金贷是以“借款周期短”和“放款时间快”著称的,其最长借款期限也就1-3个月,因此所谓的高年化利率根本不可能存在,社会普遍对高年化利率存在一定误解。

    受制于我国金融供给渠道单一化的影响,国内居民多样的金融服务需求并未得到满足,特别是在信贷服务方面,中国目前仍有70%左右的“信用白户”如蓝领、大学生、农民群体,很难获得银行的信贷支持服务。

    而在供给侧改革的大环境下,消费金融(现金贷)很好的弥补了金融服务供给端的缺口,为部分无信用群体提供及时方便的信贷服务,也为金融供给体系创新的“试验田”提供了宝贵的实操经验,无形中充当了我国金融供给创新的“急先锋”。

    据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底,我国信用卡累计发卡量仅为4.96亿张,人均信用卡持卡量更是只有少得可怜的0.33张,相较于中国13亿的人口基数而言,上述数据显得 “微乎其微”。

    行业监管及自律联盟呼之欲出

    考虑到消费金融尤其是现金贷领域参与主体复杂多变且“高风险”特征,针对消费金融的自律性组织也需要及时跟进,方便大家互相监督。

    “目前看到银监会对现金贷业务的重视程度,很多机构纷纷开始组建一些自律联盟。这次银监会主要提到几点,第一是利率过高,第二是收费不透明,第三是暴利催收。很多机构现在已经组建了一个联盟,进行互相监督,而且进行主动降息。最后双方会制定出一个合理的政策,落实到行业监管上。”张建梁认为

    自律联盟的成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政府监管压力,使政府监管部门能把更多精力放在行业规则的制定及制度的完善方面,也为从业机构向上“纳言进谏”提供了一个“窗口”,承担起“上通下达”职能,使政府监管部门在实时了解行业动态的情况下制定更加适合该市场发展的政策法规,为行业的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正如《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标准—消费金融(征求意见稿)》中的明确要求,从业机构需要对机构信息及产品业务等23项指标进行披露,如针对消费者有误导性的“收费项目与计算标准”、“产品利率及计算标准”、“违约面临的不利后果”等信息必须进行强制性披露,部分机构试图通过玩“文字游戏”诱导用户借贷的时代或将一去不复返。

编辑:小中